湖南大通湖农场有限公司
NEWS
新闻中心
COMMENTARY
农民工人均月入3721元 注定老无所依?
来源: | 作者:pmo979228 | 发布时间: 2019-05-17 | 78 次浏览 | 分享到:

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721元,他们注定将老无所依?语:4月2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8836万人,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721元。亦即,当前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平均工资超过农民工3000余元,农民工月工资仅略高于城镇居民的月平均养老金。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群最近有几组数据引起经济观察报记者关注。

5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平均工资主要数据。其中,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82461元。亦即,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平均工资为6871.75元。

“中国的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目前替代率不足50%,城镇平均养老金月发放约3000元。”5月14日,麦肯锡发布的研究报告《各就其位,蓄势待发——制胜中国养老金融市场》(以下简称《报告》)称。

替代率是指劳动者退休时,领取的养老金与退休前工资收入之间的比率。城镇就业人员的月工资为6800余元,养老金的替代率不足一半,正与3000元月发放额大致相等。

《报告》显示,中国的三支柱养老金体系始于1991年,主要依赖第一支柱国家基本养老保险,责任主体为政府,存量资产约为4.4万亿元,占比逾7成;第二支柱为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企业 年金的责任主体为企业和员工,职业年金的主体为事业机关单位及其雇员,存量资产约为1.6万亿元,占比约3成;第三支柱个人商业养老金刚刚起步,目前暂无统一的定义与范畴,占比微乎其微。

再看看另外一组数据。

4月2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8836万人,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721元。

亦即,当前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平均工资超过农民工3000余元,农民工月工资仅略高于城镇居民的月平均养老金。

《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透露出的其它信息更为严峻,近2.9亿农民工中,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占51.5%,1980年以前出生的老一代农民工占48.5%,1969年以前出生的、50岁以上的农民工占22.4%。这意味着,在全国,有6000多万50岁以上的农民工。

这些即将步入退休年龄的农民工将如何有尊严的安放暮年?未来的10—20年里,随着“65后”步入退休行列,消费者对于健康养老服务的消费意识和习惯将不断转变,对健康和养老服务的需求也将显著增加且日益重叠。

《新京报》曾报道,2018年国家统计局曾进行过一次“城市民工劳动就业及社保情况”的抽样调查,调查涉及16岁至65岁的各类农民工29425人,其中,和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的,仅有半数。在社保方面,没有购买社保的居多,没有购买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商保险的农民工分别占被调查农民工总数的73.37%、73.77%、84.65%、67.64%。

“社会养老储蓄缺口大”。《报告》称,自2004年起,历经数年发展,目前中国的企业年金资产规模约1.2万亿元人民币,以大型企业客户为主,GDP占比1.6%,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依然很大,且中国企业年金覆盖率目前也较低,仅限于大型国企。受制于经济承受能力,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加入企业年金机会较小。近两年职业年金的全面改革落地,市场规模清晰可预测,目前增长的主要来源是缴纳金的积累,预计未来几年会有稳定的增长但潜力有限,将逐步走向缴纳和支取平衡的状态。

当前中国正处于“老龄化” 和“少子化”双重趋势的叠加,麦肯锡预计老年抚养系数将由2000年的9.9(平均9.9个劳动力供养一个老人)下跌至2020年的5.8以及2050年的2.3,传统中国的家庭养老模式将难以为继。

当中国的三支柱养老金体系中的第一支柱难以支撑购买养老保险的人员养老金时,农民工的养老问题如何解决?城镇的养老保险难以覆盖,而传统的“养儿防老”模式也可能难以为继。

“快速发展‘二、三支柱’商业养老金是必由之路”。《报告》称,以第二、第三支柱为主体的商业养老体系更具优势:一是可以对公共养老金形成有力补充;二是可以为消费 者及其所属的单位提供更为多样化、定制化的养老金融方案选择,以满足不同的需求;三是可以投资多元化的资产类别,进一步促 进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

目前,各类型商业机构已通过不同角色定位切入商业养老金融市场。麦肯锡认为保险机构有先发优势,应聚焦投资能力打磨、多元客户触达、多样产品创新、智能运营服务和长寿风险管理这五大领域,力争成为商业养老金的端到端服务商。银行机构在客户触点方面优势明显,其在全国各地的机构渠道覆盖面广、渗透率高,已是多元化的保险和基金产品的销售平台,以及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的主渠道。银行应牢牢把握客户触点,输出优质资产,争做养老金市场“财富+养老一站式服务商”。基金公司可提供多元、高质量的投资产品。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不再满足于标准配置的养老产品,公募基金应发挥投管能力优势,并积极推进投资者教育,建立用户品牌影响,成为可信赖的投资管理专家。

对于城镇居民而言,这种养老模式的确多了一种保障,但对于当前月平均工资仅3721元的农民工而言,他们能每月拿出多少钱购买这些金融产品?